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儒道至圣 > 第3005章 为何因君泣?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族各地圣庙前,出现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原本只有在十国大比等特殊时期才会使用的巨型才气光幕,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各地光幕前,都在不断播放被挡住脸的方运踩着庆君的场面。

    整座圣元大陆为之失控。

    庆国疆土,怨气冲天,怒火冲霄。

    两界山中的大光幕中,同样播放方运虚楼珠所拍摄的影像。

    庆国军营校场,所有庆国将士齐聚。

    将士们泣不成声,许多人甚至瘫在地上嚎啕大哭,捶打地面。

    而以方运好友颜域空、宗午德为首的一些读书人,静静地站立在队伍前列,他们的身上布满伤口,衣衫处处破损,但因为多日未有战事,头发整齐,衣衫破而不乱。

    庆军统帅、兵家大学士宗杉骑着战马,身披鳞甲,位于大军前方。

    宗杉猛地一甩长鞭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震慑所有人,众将士的哭声渐低。

    宗杉双眼通红,高高昂起头颅,颈部青筋毕露,舌绽春雷。

    “我庆国将士在两界山中,浴血奋战,可曾后退一步?”

    “未曾!”一些人喊叫。

    “我庆国将士可曾受到优待?”

    “未曾!”更多的人跟着喊叫。

    “在两界山中,我庆国将士可曾欺辱景国将士?”

    “未曾!”大多数人站起来,大声吼叫,望着宗杉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庆国将士,可曾如此侮辱景君。”

    “未曾!”更多的人大喊。

    “那么,为何我庆国国君要受此大辱!我宗杉不甘心,你们甘心不甘心?”

    “不甘心!”几乎所有人都在拼命嘶吼。

    宗杉面色冷峻,扫视大军,道:“我宗杉,在宗家是不成器的弟子,只能在两界山寻求突破之道。我怨过宗家,我甚至怨过宗圣!我宗杉,在庆国文不成武不就,曾遭同僚亲族排挤,我怨过群臣,怨过庆君昏庸。但是,这庆国,是我们的庆国,庆君,是我们的庆君!庆国之君,就是我们辱骂千遍,也容不得他国说半个不字的人!你们说,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多将士流着泪大喊。

    颜域空微微一笑,对身边的朋友道:“看到没有,之前方运……不,该叫方圣了,他就说过,鼓舞士气,引导人心,最后一定要让众人进行简单的选择,能用一个字不说两个字,能用两个字不说三个字,不然一定会很混乱。这位宗杉大学士,深得此法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颜域空,身上赫然是青衣绣云服。

    方运之后,同辈第一大学士。

    远处的普通将士听不到颜域空的话,但宗杉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宗杉望向颜域空,道:“颜域空将军,出列!”

    颜域空迈出一步,昂首道:“见过宗杉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宗杉以马鞭指着庆国万军,厉声道:“万千将士齐垂泪,为何你颜域空说笑?”

    众多将士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颜域空,所有人都知道,颜域空与方运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颜域空微微一笑,徐徐挺直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本读书人,为何因君泣?”

    在场的普通士兵无法理解,但读书人们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宗杉望着颜域空,竟然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一些刚才无比激动的读书人,目光突然渐渐清澈。

    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孟圣之语,言犹在耳,为何我等还是如此愚鲁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百姓深陷苦难不泣,社稷将颓不泣,国君受辱,我等如丧考妣,这是读书人,还是奴才?”

    “我本读书人,为何因君泣……”

    众多庆国读书人,默默念着颜域空的话。

    宗午德轻叹一声,喃喃自语:“天不生方运……”

    颜域空扭头望向两界山城墙,远远可见负岳与众多大儒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负岳陛下,您为何没有阻止庆国将士?”

    负岳轻蔑一笑,道:“我不是说他们,我是说,整个庆国都是废物!我堂堂大圣,见我哥都老老实实,他们到了我哥面前,能崩出半个屁,我跟他们一个姓!”

    圣元大陆,宁安城。

    三海龙圣圣陨后,蛮族大军已经全线撤退。

    身为宁安城众将之首,李文鹰站在城墙上,望着宁安圣庙的光幕。

    “天不生方运,万古长如夜……”

    各国各地,许多人惊恐、彷徨、担忧,无法理解方运,甚至怀疑人族将大乱。

    越是有志之士,心情越是复杂。

    他们隐隐感觉到方运的意图,他们感觉到的不是大乱,而是以后前所未有的大变革。

    论榜上那条方运发的文章,回复量在半刻钟内超过一亿,而且还在急速增长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不断增加新的影像。

    很快,最新的影像出现。

    那影像徐徐转动,让人看清乾青殿,看清大殿中的其余人。

    杂家读书人或站或跪,各个咬牙切齿,恨不得生撕了方运。

    最后,影像回转,依旧播放方运脚踏庆君的场面,依旧没有记录方运的面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影像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当第一次两界山大战结束,人族拖着残破的身躯离开时,每个人都知道,墨汁与鲜血随时会在两界山上再次绽放!而庆君在做什么?对景国虎视眈眈,派柳山祸乱景国!”

    “当景国将士的尸体从狼居胥山一直排到宁安城,枯骨暴露在寒风中的时候,庆君在做什么?不仅没有派兵救援,反而与蛮族联手,侵袭景国!”

    “当两国渔民在长江用鱼叉缠斗,在大海以渔船对撞,庆君在做什么?在火上浇油,在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“当景国双手奉上工家图纸,当庆国百姓为了多挣一碗饭的钱忍受鄙夷的目光,庆君在做什么?阻挠变革,逆历史洪流!”

    “当景国工家人在半夜里激动地数着黄澄澄的铜钱,当启国农人望着茂盛的稻米笑逐颜开时,庆君在做什么?搜刮民脂民膏,大摆宴席!”

    “身为国君,看不到农人掌心粗糙泛黄的老茧,看不到工家读书人在油灯前逐渐变白的头发,看不到一代又一代人用毕生精力铺就的人族圣道,却总是惦记百姓口袋里几个铜钱,担心谁在诽谤朝政,怀疑谁想取而代之!”

    书客居阅读网址: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元尊  校花的贴身高手  元尊  圣墟  第一序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