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儒道至圣 > 第3073章 察今
    “人间一息,圣念世界一年。圣念论道的胜负,以时间计算。方圣若停留在宗圣的圣念世界中时间长,则方圣胜,若接下来,宗圣在方圣的圣念世界中时间更长,则宗圣胜。一般静等几十息,便可分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王惊龙说完便闭口不言,静静地看着宗圣白色的光团。

    方运睁开眼,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桌案之后,随意一扫,便知自己在某一处不知名的县衙。

    方运端坐在大椅上,低头一看,就见桌案之上摆着一份文书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坦荡君子。”

    方运说完,翻阅那份文书,原来,那是一封知府的文书,说这桃县以桃闻名,家家户户种桃树,丰收时桃贱伤农,歉收时无桃可卖,要桃县县令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方运没有胡乱行动,而是回忆宗家众圣经典,主要是宗圣著作。

    书案之上,有厚厚的文书,包括县志等书籍,详细记录桃县的一切。

    方运回忆杂家众圣经典后,一一翻阅,最终看完案头的所有书籍。

    最终,方运轻轻点头,心道这宗圣确实精通杂家,同时政务娴熟,这第一重考验老成持重,同时又颇有意味。

    《吕氏春秋》开篇的《孟春纪》,完全就是儒家思想“礼”和“重农”的结合,主要内容就是在春天的第一个月,要祭祀天地,主抓农事,其他事都在其次,甚至认为在这个月起兵开战都是罪不可恕。

    这篇体现了历代人族对农事以及粮食的看重,正是人族历代先贤如此看重时节和农事,才让人族不断壮大。

    这也契合“兼儒墨”的杂家核心思想,明显是取各家所长,任何把杂家定为某一家的说法,都是以偏概全,一叶障目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圣念论道,方运知道宗圣绝不会出如此简单的考验。

    《吕氏春秋》的末篇《市容论》,同样提到农事,而且提出了一个根本,那就是重农轻商。

    杂家号称“兼儒墨,合名法”,儒排在第一,可见杂家以及吕不韦对儒家的重视。但是,在对待农商一事,杂家比儒家更进一步,那便是“重农轻商”,而儒家是“重农抑商”,这是根本性的不同。

    在人族儒家气氛浓厚的地区,商人地位极低,被认定为贱业。在杂家气氛浓厚的地区,商人虽然地位比不上读书人,但也算不得贱业。

    所以,杂家虽然圣道驳杂,但正是因为有兼容并包的胸怀,在许多方面还要超过原本的儒墨名法。

    这也是杂家在圣元大陆可以屹立不倒的根本。

    虽然杂家在吕不韦之后逐渐转向为官与政事,但也没有抛弃根本理念。

    方运稍作思索,便确定宗圣考验的是“重农轻商”之事。自己身为儒家子弟,若是贸然贯彻“重农抑商”,必然会落在下风,导致第一个考验就失败,一息惨败。

    关键方运在景国执政的时候,理念更接近杂家,而非儒家。

    “狡猾。”方运心道,这宗莫居是奇正并发,看似堂堂正正的商农之事,实则暗藏危机。

    如果不遵循儒家之道,而走杂家的重农轻商,也可以通过,但第一息考验就承认杂家圣道,对后面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方运想通宗莫居的意图后,并没有立即动手,而是开始闭目思索商农关系,待理清之后,才定下自己的政策。

    确定政策之后,方运有些无奈,这种事,对圣元大陆的普通儒家弟子来说,或许很有难度,一不小心就会失败,但是,对自己来说,度过这第一年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方运拿过纸笔,稍作思索,便制定一些计划。

    第一步,便是维持小农小户的分散种植模式,但在此之上,集中管理所有农户。

    具体管理之法,方运已经滚瓜烂熟,无论在景国为官还是在黄昏虚日世界修炼,都多次练习。

    制订了一份集中管理之策,方运便开始第二步。

    此刻正值初春,桃花即将开放,第二步,便是举办桃花文会,吸引各地游客。

    在文会之中,各地农家贩卖与桃有关之物。

    第三步,在桃花凋谢、桃子成熟之前,举办桃木雕刻大赛,并发展桃县的桃木雕刻艺术。

    第四步,在桃子成熟后,便动员县衙力量,开始集中收桃,分门别类包装,树立桃县品牌意识,利用各种方式销售。

    第五步,便是做好丰年桃果再加工,制造各种蜜饯、桃脯等加工品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,也就是冬天的时候,天寒地冻,农闲时分,要对不同人群进行培训,一部分人培训种植技巧,另一部分人则培训桃雕技艺。

    列完梗概,方运开始详细的项目管理,进行项目分解,甚至还使用了甘特图,并且做好种种预案,随时可以见机行事,施展更适合桃县的方针。

    最后,方运在计划末尾写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商先农后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,成功避开商农轻重、抑扬问题,别出心裁,以先后而论,完全突破宗圣的束缚。

    方运正要实行计划,哪知时光迅速流逝,直接过了一年。

    方运知道这不是时间真的过了一年,而是自己的感觉。因为自己圣念只进入很小一部分,宗圣构建圣念世界却用了很大的力量,内外不是时间流速是一年比一息,而是方运点圣念的思索能力一年只相当于宗圣一息。

    宗圣直接改变时间感知,那意味着,宗圣直接默认方运通过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份计划文书,就让宗圣意识到农商之论根本难不住方运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方运感知的时光恢复正常,接着,就是衙门大堂外出现怪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天空的太阳正在快速移动,地面的影子也迅速移动,不过数息间,时光飞逝,太阳下落,进入夜晚,但过了数息,太阳升起,时间流失似乎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方运坐在大堂之上,望着门外建筑的影子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宗圣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运喃喃自语,这第二年的论道,的的确确是个难点。

    杂家的《吕氏春秋》有许多道理,其中有一条“察今知古”极为著名,也是杂家屹立不倒甚至不惧儒家等各家的主要圣道。

    《察今》中有一句话是“审堂下之阴,而知日月之行”,很简单的道理,查看房屋的阴影变化,就可以知道日月运行的变化,知道黑夜白天的变化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南方财富网  大奉打更人  终极斗罗  元尊  万族之劫